首页 >  生活 >  乐活

林青霞唯一一次合作周润发就拍激情戏

2020-01-14 09:12 来源:万达电影生活

  18岁被星探发掘拍了人生第一部电影后迅速走红,24岁正芳华时突然远走美国;

  38岁时因反串迎来二次高峰,40岁急流勇退结婚息影,从此真的没有再拍一部影视剧。

  退出公众视线二十年后,一档真人秀将年过六十的她请到了节目现场,惹得同期录制的朱茵、谢娜、赵丽颖等后辈泪流不止。

  她就是林青霞,华人世界里最被公认的女神级演员之一。

  她主演的《窗外》《刀马旦》《东方不败》《新龙门客栈》《重庆森林》《东邪西毒》等都是被几代影迷熟悉的经典。

  关于女神的文字早已数不胜数,但多是别人的视角,那么女神是如何谈自己、写自己呢?

  小编摘取了林青霞自我忆述的10个人生小故事做分享,有电影幕后的、有生活体悟的,希望给大家一个更真实完整的女神印象。

  处女作《窗外》曾遭全家抵触

  1972年,18岁的林青霞在台北西门町逛街的时候被星探发现,很快电影公司的人表示想找她拍一部学生戏。

  由于当时没考上大学,林青霞想一试演艺行,可保守的家里人不许,母亲为此还卧病在床三天

  电影公司的人来几次就被赶走几次,最后磨不过只能由母亲代签了片约,当时林青霞的片酬是一万新台币,主演琼瑶小说改编电影《窗外》。

  为了保护刚刚离开校园的女儿,林青霞母亲亲自“审查”剧本,把所有吻戏部分都打了叉(但最终还是拍了)。

  《窗外》让林青霞一夜成名,算得上最早一代的清纯玉女。

  一个小细节,《窗外》其实从未在中国台湾上映(版权冲突问题),林青霞最先走红是在香港。在未来的岁月里,她也与香港产生了不解之缘。

  最忙时轧6部戏,站着都能睡着

  一夜爆红伴随而来的就是雪花般的片约,七十年代的林青霞是绝对的大忙人。

  “不拍戏的时候,我有一半的时间在推片约”,但台湾的人情社会氛围又让她很难推掉。

  林青霞早期电影

  拍《八百壮士》(1975)的时候她同时轧6部戏,一周只能完整得睡几个钟头,每天都在不停地转场地。

  工作人员调整灯光的时候,“我甚至站着、靠墙或趴在桌上都能睡着”。那些年头被她形容为“我的身体年龄二十出头,但心理上自觉像中年人”。

  所以到1979年的时候,长年的超负荷工作让林青霞几近崩溃(“站在镜子前,竟发现是一张陌生的脸”),终于跑去美国躲了很长时间

  “就像是弦绷得太紧,随时可能断掉,我得离开,躲开每一个人,远离电影圈,远离记者,远离影迷”。

  在美国的时候,林青霞拍了谭家明实验风格的《爱杀》,认识了美术指导张叔平,为后来返港拍片做了铺垫。

  避谈某些商业片,曾被黑势力威胁

  很多人会把林青霞美国归来后的复出作品直接划到《新蜀山剑侠》等香港电影,其实不是。

  在那之前两年,林青霞在台湾拍了不少质量平平但卖座的纯娱乐片(如《红粉兵团》)。

  林青霞不喜欢那些片子,认为它们基本都是被商业绑架所拍,甚至有些是受到了黑势力的威胁——

  “有一回,几位制片人到我拍片的现场,每个人都揣着刀或枪,他们在讨论我档期的问题。如果制片人彼此吵了起来,就会出事”。

  这种电影圈乱象后来在九十年代的香港再次上演,繁荣之下的阴影。

  继1979年跑去美国休息后,林青霞又在八十年代初决定迁居香港,结识了一批真正志同道合的电影同行。

  一生好友徐克施南生夫妇

  1983年,林青霞与徐克合作了《新蜀山剑侠》,成为后来二人长期合作的开端。林青霞还与徐克的夫人施南生交好,三人几十年友情不变。

  林青霞更是说正因为徐克夫妇,她这个异乡人才在香港生了根(林青霞的丈夫也是香港人)。

  后来之所以有《东方不败》也是因为徐克在拍《新蜀山》时被林青霞站在石佛像上穿一身红的一幕所打动,当场就说以后要为她单独拍一部戏。

  被成龙要求拍无替身特技动作

  将林青霞这样的文艺片清纯玉女与成龙动作片联系起来,乍听会很诧异,但林青霞真的搭档过成龙。

  这部电影就是1985年的《警察故事》。片尾的商场大战里,身为女主角的林青霞不仅被拳打脚踢,还有几场危险的“撞玻璃”特技动作

  拍前,成龙对林青霞说,“明天我会帮你准备替身,如果到时候你不想,就不必亲自上阵。不过,如果你亲自演出这些特技画面,观众以后会记得你。你最好考虑一下”。

  林青霞被说动了,但毫无动作经验的她起初很难达到要求,一边撞玻璃一边听到成龙喊“不行!摄影机抓不到你的脸,你一定要把脸转向摄影机”。

  后来林青霞拍到出现了生理不适,“每当我听见成龙喊‘Action!’时,我的胃就痛得厉害,不得不蹲下来缓和胃痛。”

  现场排练

  但身在片场怎能退缩,只能自我打气:“无论如何,我只管演就是,万一没命就算了,交给老天爷吧!”

  《警察故事》的确很成功,林青霞还获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提名,不过林青霞终归不适合这类时装动作电影,所以再无下文。

  唯一一次合作周润发就拍激情戏

  《警察故事》之后,林青霞转回文艺片,与周润发合作了《梦中人》,是一部穿越/轮回题材的奇情片。

  那也是林青霞与周润发这两位巨星的唯一一次合作,两人饰演一对纠缠着前世记忆的情侣,并有一场激情戏。

  林青霞多年之后仍为此感到遗憾。“我不是对那场激情戏不满意,我真正不满意的是我自己,我内在保守的一面抑制了我的表现。”

  她还提到与发哥排戏时,发哥问她“我可以碰这里吗?可以碰那里吗?”而她一直在说“不行,这里不行,那里不行。”

  当时担任副导演的关锦鹏觉得不能这样耗下去,便和美术指导张叔平在地板上示范怎么演,“从这一头滚到另一头”,费了好大劲终于拍成。

  东方不败甘苦谈

  拍激情戏难,拍武侠更难。除了清纯玉女,林青霞最被熟悉的就属“东方不败”那样邪魅的反串形象。

  至于为何适合反串,林青霞自己的解释是——“我天生就不是充满女人味又温柔的类型。我的家族来自山东,山东人以硬脾气出名,我外表看起来很柔弱,个性却很强。”

  别看《东方不败》里的林青霞风光无限,可背后的辛苦只有自己了解。

  开工第一天拍她和李连杰在海中邂逅的情节,“我们在水里泡了好几个钟头,很冷。我一直发抖,甚至听见全身骨头撞得嘎嘎响。”第二天林青霞还在止不住地颤抖,功夫皇帝李连杰也闹起了胃痛。

  那场海边奔跑的戏,为了造出飘逸的效果,有一架很大的电风扇对着她吹,“我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从头到脚都是沙。”

  林青霞专门写过一篇散文叫《东方不败甘苦谈》,几句话道尽片场辛酸——

  “穿着东方不败的戏服,在那荒山上我也算是个男人。唉,这是何苦,大姑娘家的三更半夜混在‘臭’男人堆里扮男人。”

  “为《新龙门客栈》哭了大半个中国”

  1992年的经典武侠片《新龙门客栈》是在敦煌取外景。

  在拍一场打斗戏时,为了拍到竹箭射向林青霞脸部时的特写镜头,林青霞为了不NG而睁大眼睛,结果一支竹箭直接扎进了左眼球

  “当时非常疼,我的左眼只看见一道很细很细的白线。他们说那是羽毛,其实是眼膜裂开。”

  由于当时沙漠地区医疗条件差得不到及时治疗,林青霞又疼又委屈,最终一人从敦煌搭飞机到兰州再转香港。

  “在飞机上我把脸埋在草帽里,一路哭回香港。传说孟姜女为寻夫哭倒长城,我是因为《新龙门客栈》哭了大半个中国。”

  剧组日程紧,无法等到林青霞伤愈,所以电影后段的戏全部是由替身施懿拍摄

  “直到现在我都不愿看《新龙门客栈》”。

  与邓丽君在法国南部裸泳

  1990年,林青霞与邓丽君一起到法国南部度假,逃离电影逃离传媒,两人难得放松。

  林青霞说在一个没人在乎你没人认识你的“毫不做作的地方,光着身子,对着大海天空,那种感觉好自由,像在天堂一样。”

  邓丽君起初不敢裸泳,在看到林青霞脱掉上衣时还说“我才不要,你怎么敢呐?”

  但没过多久就听到她说“我也想试试”。邓丽君与林青霞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海滩上的那一天,应该是她们彼此最接近的一次。

  羡慕的人是巩俐

  作为演员的林青霞拥有华人世界认知度极高的代表角色,按理说是很完满了,可她自己并不那么认为。

  “我一直很羡慕巩俐——她的运气很好,向来有优秀的导演和剧本可以合作。她的作品每一部都令人难忘。”

  林青霞与巩俐曾合作过《天山童姥》(1994),那时她已经厌倦于被定型的反串形象即将息影,而巩俐则接连出演《霸王别姬》和《活着》。

  “我没有那个运气——找上我的片约,绝大多数是商业片。二十年间我一共拍了上百部电影,其中真正值得怀念的作品并不多。”

  1990年,林青霞凭《滚滚红尘》获得金马影后,这是圈内同行在她心生退意前给她的最好嘉奖。

  在2015年录制真人秀《偶像来了》之后,林青霞再次退出观众视线。2020年女神即将66岁,等待她的下一次登场。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