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乐活

中国首部登山片《攀登者》是如何被拍出的?

2019-09-30 19:07 来源:新浪娱乐

  成为“百亿影帝”后,吴京的下一部作品一直备受期待。《攀登者》又云集了章子怡、张译、井柏然、胡歌、王景春等演员,成为今年国庆档的三巨头之一。

  昨天,影片已经正式点映,目前口碑有所争议。

  作为一部国庆献礼片,《攀登者》的诞生可谓是“临危受命”,时间紧任务重,在这篇幕后故事里,你将看到中国第一部登山题材大片是如何在15个月的时间里迅速完成的;50亿导演俱乐部的吴京在《攀登者》里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与真实的历史相比,影片又做了哪些改编?

  (注:本文部分素材来自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编《电影〈攀登者〉全记录》)

   “仅仅一个月,就把我们聚集在剧组了”

  去年六月底,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接到了一个来自国家电影局的电话。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想请上影承担一部国家重点影片,你们愿意担当吗?”

  几天后,任仲伦赶到北京与电影局领导碰面,共同定下了这部由上影承制的献礼片主题:攀登珠峰。从2018年7月接下拍摄起算,到2019年国庆档上映,留给全剧组的筹备制作期仅有15个月。班底必须迅速搭建,所有的时间节点都是倒推着估算出来,分秒必争。

  第一个月,首先要敲定的是监制、导演、编剧三大幕后主创。

  第一个定下的核心主创是编剧阿来。

  阿来是藏族著名作家,他在2000年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尘埃落定》曾获第5届茅盾文学奖。

  2014年,阿来采访过三位1960年成功登顶珠峰的登山队员,还和中国第一位登顶珠峰的女登山家潘多有过一次长谈。

  到了2018年,在1960年和1975年登上珠峰的队员们大多数已经不在世,阿来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掌握一手资料最多的人。

  当时,负责《攀登者》影片统筹的陈小兵偶然间发现了阿来与珠峰登山队的这段缘分。7月底,任仲伦赶到四川都江堰与正在开作协会议的阿来碰面,很快就敲定了阿来将担任这部电影的编剧。

  2018年7月23日,徐克导演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在苏州举行首映式,任仲伦和影片总策划汪天云从上海冒着台风天的大雨开车去苏州,见到了徐克。

  作为登山爱好者,徐克对上影筹拍登山题材影片燃起了兴趣,成为了《攀登者》的监制。他当时给任仲伦分析,登山题材剧本写好难,拍摄更难。特技特效少不了,工作量不容小觑,“你怎么敢说一年多就可以完成”?

  时间紧,任务重,如何在15个月内拍出来?

  一个出了名不超时、不超支的导演跳进任仲伦的脑海——李仁港。

  李仁港曾经和上影合作过《锦衣卫》《天降雄狮》《盗墓笔记》三部影片,这个在香港电影商业化运作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导演,形成了一旦接下任务,必定能在规定时限内完片的职业习惯,这对于《攀登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在剧本写作和剧组筹备期,选演员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的开展。

  上影团队的方向是选实力派、演技派,选“小镇青年”认可的演员。当时已经凭借《战狼2》“封神”的吴京,成为《攀登者》的首选。

  去年12月8日,吴京获得了华表奖优秀男演员。颁奖仪式后,吴京在北京昆仑饭店见到任仲伦,对方请他出演《攀登者》中的登山队长方五洲。

  吴京问,还有谁出演。任仲伦回答他,还有章子怡和张译。

  吴京当时担心,自己是武行出身,能跟实力派演员搭好戏吗?任仲伦告诉他,华表奖就是对演技的最佳认可。

  “好吧,我要一个剧本,一份合同。”就这样,任仲伦“忽悠”来了男一号吴京。事实上,章子怡的出演在当时并未完全确定。

  上影最早联系到章子怡时,她已经在湖北襄阳拍摄了九个月《帝凰业》,等拍摄完毕回到北京时,任仲伦当天就赶到北京邀请她出演《攀登者》的女一号。

  “是上影的任董找到我的,他说有一个紧急任务,但是我不把这部电影看成是任务,我觉得它是一部作品”,章子怡说,当时她唯一的要求是,“任董,我帮助你,你也要帮助我,给我提供一个好角色。”

  确定完男一女一时,已经是2018年底,《攀登者》的筹备期已经走到第六个月。

  2019年1月5日,《攀登者》正式开机。

  在吴京和章子怡答应出演后,张译、井柏然、胡歌、王景春等演员也陆续加入。

  进组的第一天,章子怡跟任仲伦开玩笑说:你们真厉害,仅仅一个月,就把我们聚集在剧组了。

   “永远会有一个人不停在你耳边叨叨叨”

  《攀登者》首映当天,#吴京章子怡CP感#登上了热搜。一个出演登山队长方五洲,一个饰演气象学家徐缨,两人在戏里是一对恋人。

  这对CP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01年徐克导演的《蜀山传》。对于这段遥远的记忆,章子怡其实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吴京却记忆犹新。

  吴京一直以来有个习惯,在每一个片场,他会用扇子收集所有演员的签名作为留念,看着扇子就会想起很多当年有趣的故事。

  “突然就觉得两个毛头小伙子小丫头,现在都是成年人了,这也是让人蛮感慨的,十七年后再合作,我和子怡也挺有缘份挺难得的。两个北京人,一个西城的小伙子,一个玄武的小丫头,十几年后再合作,那种感情还在,那种熟络还在。”

  在《攀登者》剧组再次相遇,吴京已经从当年的武术演员成长为50亿俱乐部大导演。在片场,他不仅是一个演员,也操着大哥的心。

  “我发现他是一个很能张罗的演员,也许是因为他自己也做了导演、监制、制片人,所以在片场他很关照各个部门”,章子怡与吴京对手戏最多,她透露,在讨论剧本时,吴京也给了很多好意见。

  饰演登山队员李国梁的井柏然遇到过几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戏,吴京也会帮着一起出主意。

  “我觉得这部戏他付出了自己的很多精力,不仅仅在他自己的角色上,还包括整个故事把控,跟导演之间的沟通”,井柏然回忆,有几场戏是他和导演、吴京进行了二次创作,把剧本重新规整了一遍。

  “比如最后我去申请要带队当队长登山的那一场戏,是把原本剧本上的那场完全打破,所有对白都是京哥跟导演他们重新写的。京哥后来在外地治疗他的那个腿伤,也远程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戏他跟导演之间做了一个调整。”

  戏里方五洲和曲松林是一对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戏外曲松林的扮演者张译表示,自己拍摄《攀登者》最大的收获就是遇到了吴京这一个好哥哥。

  “在现场经常能听到一个人在絮絮叨叨的,他的絮絮叨叨可能比现场所有人加在一起的总和还多,你会觉得很烦,他每天会跟你说把威亚系得牢一点,来你威亚衣穿得不太好我帮你弄一下,抓冰镐的时候不能是这个手指不然你会受伤,永远会有一个人不停在你耳边叨叨叨。”

  有一天,张译突然发现世界变得很安静了,那一天吴京膝盖受伤了,要去紧急治疗。“那一天觉得世界安静的同时,会觉得有一丝丝不踏实,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再提醒我这些。”

  吴京拍戏不用替身,所有危险戏份都亲自上阵。膝盖的旧伤在天寒地冻的拍摄环境中一度加剧,几乎无法活动。他和章子怡在轨道上散步约会的一场戏看起来甜甜蜜蜜,其实当时吴京的腿绑着夹板已经一瘸一拐了,但他还要强撑着演出正常行走的样子。

  为了不耽误拍摄,吴京曾飞去日本打针治疗,之后又直接飞回片场继续拍摄。片中方五洲为了向徐缨表白,爬上废弃工厂屋顶的那场飞檐走壁身手矫健的戏份其实是在打针之后一周拍摄的,尽管医生嘱咐他打针后要休息三周。

  拍摄《攀登者》前,吴京就有过登山的经历。

  “以前爬过四姑娘山,那是一座技术型的山峰,我也走过冈仁波齐。本来那个时候是想继续爬乞力马扎罗山,最后登珠峰,因为那时候单身,我就在想,希望有一个机会能登珠峰,如果那个时候有一个心仪的女孩子,就在山顶上打开视频,在山顶上向这个女孩子求婚。可惜因为我腿受了伤,继续登山的梦想就泯灭了。”

  为了给《攀登者》做准备,吴京虽然膝盖有伤,又重新开始登山了。2019年1月中旬,很多人在微博上看到吴京去青海岗什卡雪峰登山,他请了职业登山家作指导,为适应角色作前期准备。

  “如果没有切身体验过歇斯底里、深彻入骨的感受,直接在平原上让我对着绿幕去演高原上那种高海拔缺氧的状态,可能我演不出来,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提前感受一下,所以我就去了青海”。

  到了青海吴京感冒了,膝盖也不好,几乎两天两夜没睡觉,头疼到难以呼吸,再加上气温低到零下二三十度,“太难受了,也就是因为那时候体验过这种冷,后来我在这部戏里面有一段对白,就用上了当时的感觉。”

  在导演李仁港看来,吴京的表演方法是跟其他演员不一样的,“他选择了最难的表演方式,用真感情去表演。”

  《攀登者》剧组并没有去西藏高海拔地区实地取景,而是在天津郊区找了一处废弃的矿区,以实景结合绿幕的方式拍摄。

  这处裸露在外的山石冬天本来就有冰雪覆盖,经过改造可以满足多种雪山场景的拍摄要求,但三月雪就会融化,剧组必须在短短的三个月里把雪景拍完,分秒必争。

  “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我们所有演员没有跟剧组讲过任何条件,我们进场一干就是16个小时,22个小时”,吴京说,虽然拍得辛苦,但是与好演员的合作,让他收获了作为演员的满足。

  “拍喝酒那场戏那天,是张译老师杀青日,也是我生日。完成了导演的既定动作后,我说我们真的醉一回,也为我的生日庆生,我们喝着酒竟然演了五条,每一条都不一样,最后导演是难割难舍,觉得每一条都特别好。”

  从真实到剧本

  阿来接下《攀登者》的编剧任务时,上影只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

  “《攀登者》来找我的时候,先说你要多少钱,我说我先反问一个问题,你们能不能不要先提意见,先让我把第一稿写完”,阿来认为,现在的影视圈有一个通病,片方会过早干预剧本,而干预剧本的人的水平往往是低于编剧的,所以他提出了独立完成一版剧本的要求。

  7月底接下任务后,阿来很快就完成了长达万字的提纲,将主要人物和故事情节梳理出来。

  正式的剧本写作始于10月20日,阿来在第一稿剧本的结尾处写下:“2018年10月20日晚10时起笔于青藏高原仙乃日、央迈勇和夏洛杰布三座雪山下,2018年11月2日晨6时成稿于阿尔及尔。”当时,阿来带团出访阿尔及尔,白天访问,晚上赶稿。

  在这之后,阿来又改了三稿,导演改了一稿,上影团队又集体修改讨论,前前后后改了十七八稿,才在2月3日小年夜正式定下最终的剧本。

  在正式定稿前,演员们也给了剧本不少意见。

  章子怡没有轻易与剧组签约,她对剧本和角色有自己的想法,她建议徐缨应该有那个年代知识女性的个性,纯净又热烈,关键时刻具有牺牲精神。

  吴京提出方五洲应该具有人物的起伏,让英雄蒙难再次崛起,人物成长会更丰富。

  张译最初接到剧本时曾经觉得自己的角色有些不对路,甚至跟任仲伦当面请辞角色,最后两人反复讨论后对角色作了重要修改,张译才留下来。

  尽管《攀登者》在正式开拍前,编剧、演员等各个环节都对剧本提出了自己的修改意见,但从点映口碑看来,片中感情线和登山部分的篇幅,仍然是引起讨论的地方。

  片中方五洲、曲松林、杰布、黑牡丹、杨光五个主要角色都有对应的原型人物。

  其中黑牡丹的原型是著名女登山家潘多,1958年开始参加登山运动,1975年5月27日登上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从北坡登上珠峰的女性。

  根据1975年新华社的通讯报道中记录,潘多为了做好珠穆朗玛峰顶峰的遥测心电图,在仅有一米左右宽的珠峰顶部的冰雪上,静静地躺了六七分钟。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潘多成为八名护旗手之一。

  这样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登山队员,在《攀登者》中主要承担的是恋爱戏份。而在真实历史中,早在1963年,潘多就与来自无锡的登山队员邓嘉善结婚。

  片中与黑牡丹有感情线的李国梁扮演者井柏然认为,这段感情戏在片中起的是润滑作用。“登山这件事本身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所以想用感情戏作出中和的效果,简单来说感情戏的设计就是让这部戏不仅有困难还要有浪漫”。

  在方五洲与徐缨、李国梁与黑牡丹两条感情线的铺陈之外,登山的部分被压缩。

  真实的登顶珠峰远比电影中呈现的更复杂。

  1960年5月25日北京时间4时20分,中国登山队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北坡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的壮举。

  根据当时的随队新华社记者郭超人在长通讯《红旗插上珠穆朗玛峰》中的记录,1960年3月19日,中国登山队来到珠穆朗峰下;3月24日,一个登顶珠峰的计划经过反复修订最终通过,在计划中,登顶之战分成四个战役进行。

  第一个战役——登山队员从大本营出发,到达拔海6400米的地方,然后返回大本营休息;

  第二个战役——从大本营上升到拔海7600米的地方,然后返回大本营休息;

  第三个战役——从大本营上升到拔海8300米的地方,再返回大本营休息。

  在这三次适应性行军中,登山队员们一方面要在沿途不同拔海高度建立起许多个高山营地,为最后夺取顶峰创造物质条件,同时,队员们逐步上升,又能取得对高山环境的充分适应性。

  在这以后,第四个战役就要求队员们从大本营出发,直抵拔海8500米的地方,建立夺取主峰的“突击营地”,然后从这个营地出发登上拔海8882米的顶峰。

  第四次战役从5月17日开始,5月24日上午九点半,突击队正式从“突击营地”出发,向顶峰迈进。许竞和刘连满在最后关头体力不支,所以最后是王富洲(电影里的方五洲)、屈银华(电影里的曲松林)、贡布(电影里的杰布)最终登顶成功。

  1975年的登顶同样经历了三次适应性行军,最终的第四次行军突击顶峰在4月24日和4月26日开始,两支突击队分两批出发。

  4月28日,第一突击队遭遇了大风雪,由于风雪不止,两个突击队在六千至七千米营地整整等待了三天,直到5月2日天气转好才重新出发。5月6日山上又开始刮起十级大风,最终登山队党委决定突击队暂时撤回大本营,根据气象预报,5月下旬再次登顶。

  5月17日和5月18日,突击队分成三个梯队再次出发,5月27日14时30分,九名登山队员终于成功登顶。

  两次登山的通讯报道,呈现了登顶珠峰的漫长与艰辛,不仅要有长达两个月分为四个阶段的准备,还有在“第二台阶”下两个钟头只能上升70米、五个小时才能攀上“第二台阶”30米岩壁的困难。

  在电影里,登顶珠峰的困难更多展现为面对雪崩、大风等险情的应对之策;没有真实再现和还原当年的登山过程,这也成为一些观众的遗憾之处。

  早在接下这个《攀登者》之初,监制徐克就知道,中国人还没有一部登山题材的电影,非常难拍,但也非常值得拍。

  对于登山题材影片,《攀登者》交出了一份困难与浪漫交织的答卷,或许并不能让所有观众满意,但正如吴京所说,这是在延展中国电影题材多样性上的又一次尝试。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