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乐活

常新港、常笑予父女对谈成长,用阅读和写作滋养孩子

2019-05-07 11:28 来源:爱青岛

  他们是父女,他们也都是儿童文学作家。5月4日“青年节”,常新港、常笑予走进青岛书城,以“用阅读和写作滋养一个优秀的孩子”为主题,展开一场关于“成长”的对话。

  “她的这本书实实在在给了我很大惊喜,我很轻易把它跟众多作品区分开来。它响亮地张扬了一种孩子的理想和权力,将大胆的想象刺入当代亲子关系的现实,牵动孩子和我们大人深沉的共鸣与反思。”在对话活动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常新港难掩对女儿这部作品的欣赏与肯定。

  常新港,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版长篇小说《尼克代表我》《青草的骨头》等80余部作品,曾获第一届、第二届、第六届、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是自1983年有“全国优秀儿童文学选本”始,唯一一位连续有作品入选的作家。女儿常笑予,90后,悉尼大学文学硕士,现任职于国内某出版社,小说《没有翅膀的狗》获2017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而给了她父亲“很大惊喜”的作品《黑猫叫醒我》是她的第一本书。

  这是一部关于理解与成长的童话。常笑予说,这是缘于小时候自己常常会有的想法:“为什么我们一出生就被注定了父母是谁,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选择父母?”于是,在常笑予的笔下,孩子出生后被养在胶囊房,长到一定年龄,孩子可以选择父母……

  “人与家的关系就像路与大地的关系。有时候道路感受不到大地的存在,但它一直在那里托着道路。故事通过选择父母,换父母的曲折历程,让孩子明白,世界上没有完美小孩,自然没有完美父母;大人有大人的梦想,大人也有大人的痛苦,和我们一样。这种互相理解和包容的亲子关系,就是我想传递给大家的。”常笑予说。

  活动中常新港很有感慨:“我当年是依靠生活阅历在写作,她是靠观察和幻想来书写。”1982年,常新港发表了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就收到很多小读者的来信,这让他有了更多的热情和信心,要给孩子们写故事。

  比起女儿,常新港有更加曲折丰富的人生阅历,他记得自己在十一二岁的时候,从家里找到一本《城与年》,这部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背景的小说,并不适合他那个年龄,但他却看了不下十遍,圣彼得堡这样具有异国情调的城市,浪漫的三角恋,细菌战的残酷……书中的世界深深地吸引了他。当他父亲从“牛棚”回来,他用了10个晚上,把这部小说用自己的语言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第一次听他父亲说“你可以成为作家了”。

  30多年来,常新港的儿童文学作品,面对着不同环境下成长的小读者,他会审视当下的孩子,会深深地忧虑:“比起我们的童年,现在的孩子有一部分生存能力正在流失,独立性和承受性越来越差。”他把这样的忧患意识写入书中,希望让孩子们看到生活的复杂多样。

  “父母和孩子,需要共同成长”,这是女儿常笑予作品中的表达;“写作和阅读需要成长”,是父亲常新港对人生与创作的思考。

  常新港告诉记者,笑予第一篇小说发表时才11岁,却写了一个有些成人化的故事:“那是她在那个年龄所理解的成人世界。”常笑予走上写作之路,有父亲和家庭的影响,尤其是家里浓郁的阅读氛围。“家里有很多很多书,父母并不推荐也没有填鸭式的要求,我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看,像张之路、余华等人的作品,对我的写作都有一定影响。”

  当记者提到有一位作家父亲,对于她的成长是否有帮助时,常笑予坦言有一定帮助,更有不小的压力。“对于父亲的作品,我其实经过了一个‘看’到‘不看’再到‘看’的过程。起初,对于作家父亲是崇拜,他的作品,我如饥似渴地阅读,到了青春叛逆期,反而不愿意翻开父亲的作品,后来慢慢成长就又开始阅读父亲的书,每每也都有新的体会。”

  分享会的最后,常笑予回忆了自己儿时阅读的情形:“家里的书很多,一本本摞起来,堆在墙角成了一堵书墙,我可以在里面尽情地寻找,尽兴的阅读,就是这样没有什么限制的阅读,让我迅速成长。”

  “愿青岛的孩子们,能够在合理的框架内,‘肆无忌惮’的开心读书。”常笑予笑着说。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