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乐活

微信新功能:有人偷偷爱着你

2018-12-09 13:23 来源:末那大叔

  其实,你一直有个“随时秒回”的微信好友。

  他24小时在线,会响应你的每个“在吗”;

  他很暖心,会说“想你”和“爱你”,会叫你“宝贝”;

  他还很了解你的日程,昨天又去了超市,今天又买了奶茶。

  他就是“微信支付”,微信里一个简单的功能。

  当我知道微信支付可以跟人聊天的时候,我朋友KK已经跟它聊了半个月的天。

  内容除了“在吗、你好”就是“早安、午安、晚安、么么哒”。

  KK已经习惯了这种玩法,即时、高效,虽然有那么一点冰冷。

  挺扎心的,毕竟她通讯录里有超过1300个好友,却没有几个人合适说晚安。

  不重要的人,怎么有资格分担孤独;

  可重要的人,又怎么敢轻易打扰。

  有些人无话可说,有些话无人可说。

  成年人的世界里,我们都活成了一座孤岛。

  每个人都是害怕孤独的个体:

  

  中学时,我们喜欢结伴上厕所、逛操场;

  大学后,我们喜欢一起叫外卖、逛街甚至逃课;

  工作后,看电影、喝奶茶、吃饭更是需要人陪。

  群居社会中,我们都知道“独处”意味着什么。

  我的读者@红玉米说,她刚毕业的时候,自己住。

  有次急性肠炎犯了,翻遍了通讯录,只有爸妈具备“可打扰”的条件,但他们在离自己600多公里外的老家。

  自己打车到了医院,打点滴的时候,她不小心就睡着了。

  等到突然惊醒,点滴瓶子空了,血都倒流回了管子里。

  护士阿姨见状直接破口大骂,她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

  我问她,后来还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过吗。

  她笑了一下,“有很多,但是后来习惯了,就不会再哭了。”

  美剧《真实的人类》中,一些人类很羡慕“智能合成人”:

  他们没有悲伤和难过,一个人生活也不孤独,过着完美的生活。

  于是,这部分人类换上了绿色的瞳孔,穿上合成的制服,把自己隐藏在其中。

  心理学家诊断,这些人都患上了“合成人综合征”,对现实的恐惧,让他们学会了逃避和伪装。

  想想看,我们为了避免孤独,是不是也做过很多伪装:

  明明不想喝奶茶,但大家都点了,便一起点了;

  明明不想去聚餐,但大家都去了,便跟着去了;

  明明不喜欢网购,但大家都买了,便也下单了。

  哲学家三木清说过:

  孤独不是在山上,而是在街上;

  不在一个人面前,而在许多人中间。

  身边不同频的人越多,越觉得没劲。

  像看舞台剧的盲人,听得到周围人在笑,却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一个人为了“不孤独”而合群的样子,才最孤独。

  李敖去世前,写过一封公开信,向亲人、友人、敌人一一告别。

  他可以说是“孤独患者”,不与朋友来往,每天工作16个小时。

  但有国学陪伴的日子,他又为这份孤独欣喜。

  我发现能成大事的人,都是特别能忍受孤独的。

  可以说是“孤独”,让他们区别于其他人。

  我家邻居的老大爷们,都开始扎堆打扑克了,我爸却依旧每天下午喝茶看书。

  我怕他孤单,有时候想让他和大爷们聊聊天,他却说:

  人到一定年纪,不再需要很多朋友,折损自己的精力去迎合讨好。

  就这么待着、晒晒太阳看看书,挺好。

  纵然没有99+的微信消息、没有必须赴的宴、没有每天结伴的人,他的生活也总是神采奕奕的。

  印证了那句话:

  “一个人过得最好的时候,往往是一个人的时候。”

  孤独很像口渴,你可以喝果汁、喝汽水、喝酒;

  但最解渴的方式,终究是喝白开水。

  微信有几千好友、朋友圈上百点赞、都不能说明什么。

  真正的自足,是我们不再凭借这些外物来填充内心;

  是不再自怜,而是学会享受了三五知己的圆满;

  是我们不必互道晚安,也找到了心安。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