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乐活

里院|浓郁民生文化 原味青岛风情

2018-06-13 10:08 来源:青岛出版集团

  青岛给世人带来的惊鸿一瞥,并不全是异域风情的流光溢彩,里院丰富生动的市井段落隐藏在浓郁的民生文化中,暗香浮动着原汁原味的青岛风情。

  里院记录着青岛凡人的琐屑故事,收藏着青岛市井生活的烟火,泛出青岛老城斑驳而单纯的底色与背景。这些本土而原装的调调,隐着明明暗暗的风雅。闲逛青岛的里院,一定要带着怀旧、干净、有些波西米亚的心情,而不是故作风雅,如同去逛那些改良的假古董,只是为了附庸一种人云亦云的伪风情履迹。

  把背景拉回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青岛迎来作为一座城市获得历史后的第一次移民潮。青岛的民居,除了精英所居住的小洋楼和底层百姓群居的大杂院,亟待推出中庸的契合中产阶级日常生息的建筑。于是,介于小洋楼与大院气质的里院,踏实地蕴藉并延续着城市原味的地气,成为青岛老城区的主流街景。里院作为青岛的建筑方言,融会贯通着精彩的城市文脉与精准的时代印迹,与北京的四合院和上海的石库门一样,是中国建筑的一种个性表情。

  彼时的历史维度,正是西式文化与东方文化交融渗透的蜜月期。里院的诸多设计与建材中西结合。从西方引进了砖木结构,墙基学习西方使用了石材,瓦的种类也都是偏西方的牛舌瓦或者机平瓦,但内部主打用料还是以中式的木结构为主。当时由于木质材料制成的梁柱,不易形成巨大的内部空间,于是每间房子的分割比较小巧。同时,里院又巧妙地利用了外部自然空间组成四合院式的正方或长方形天井。庭院是建筑的基本组成单位,既是人工的又是自然的。居民可以俯瞰花草树木,仰观风云日月,成为天人合一的又一表现。

  里院有主有次,有高潮有过渡,厚重而内向,中西合璧。里院规矩有致但形态不一,有“口”字形、“日”字形或多边形,多为两层,也有三层,每层有走廊,廊上有雕花栏檐。里院的建筑文化从西化风格中抽离出,同时传承本土特色建筑文化。诚如中国人将其解读为“洋气”,外国人则引发了对中式元素的另一种遐思。以现在的眼光打量里院,内部充溢着中国古典元素的精致与优雅。影壁墙,木廊木柱,廊檐上的彩绘,青砖地面,散发着古韵悠悠的委婉细腻,呈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深邃美。在中国当代建筑的章节里,里院的美学价值似乎被远远低估。

  北京许多精致的四合院有着经得起考证的贵族传承,上海的石库门镌刻着鲁迅、张爱玲等近现代名人的印迹。青岛的里院,则更闪烁着民族资本与民间慈善的力量。广兴里、宝兴里、平康里……很多里院的名称几乎都是人名,有投资人的名字,也有捐助者的名字。然而很多年后,除了个别的知名里院沿用着最初的名字,多数里院则以统一的“向阳院”示人。其原始的内涵与时代脉络,更多是从那些在里院出生、成长、结婚、生子,现在依旧生活在那里的老人口口相传而来。正如时光渐进,里院在城市现代化的步步紧逼中,走向边缘。

  多少年来,里院形成了青岛清晰、有序和稳定的基础生活层面。每个里院都有一个精致的镂花铁门或厚实的木质大门,若将门关上,里院的居民如同一个古代的大家族。每家每户有自己独立、私密、封闭的生活空间,但推开门,长廊、水龙、卫生间、天井,所有的都是公用的、敞亮的、亲和的、开放的。大家每日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通常以家庭式的长幼辈分称呼,过着幸福感相差无几的日子。这种朝气蓬勃的温情,让每一个里院的人,有着自然的亲近与安全感。

  每一个里院都有着自己的生活习性和独特的光影气息,这些里院集聚在一起的味道,成为青岛瓷实的平民文化基因。里院作为一个混合了几代青岛人爱与痛的产物,曾融汇了最真实的青岛民众世俗生活图景,完美地将几代人的童年回忆进行了时空对接:跳橡皮筋、玩弹珠的小伙伴,放学路上弥漫的饭菜香,老邻居们和睦相处的美好。

  在许多里院面临拆迁,邻居最后将各奔东西之时,他们几乎都会在大院里摆上百家宴。每家每户端出自己的拿手菜,大家在欢喜、感伤、怀旧、憧憬中,为这个里院拉上温暖的帷幕。多少年后,这些充溢着老式温存的缅怀,让那些即便住进豪华新房,日日进出电梯的人们,还是忘不了木质楼梯走起来的咯吱、咯吱;忘不了里院那些没有警惕时刻亲热的面孔……

  在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大厦的映衬下,里院有些旧了,用一种纯真而坚毅的目光打量着时代。任凭外面霓虹闪烁,霓裳飘扬,一个个老里院依旧延续着一种本质不变的生活内核,迟暮的老人们在此兀自上演着真实的家长里短。尽管,里院所能影响的半径只在老城,呈现出与城市的时尚格格不入的图景,但与城市主流的若即若离却成就了自己的风骨。

  里院走在城市与光阴的远处,自有暗香。少有人情变故,少见时代变迁的痕迹。老人们聚坐在街角,沐浴着阳光闲谈。院子里,花木扶疏,枝叶掩映,蓝色的牵牛花与绿色的爬墙虎舒展着风轻云淡的小美好。洗过的衣服、棉被晾在庭院的上空。被阳光晒透的花被子,泛出饱满、安逸的居家味道。偶尔,空气里会飘来家常的饭菜香味。凌乱,但暗合的坚韧、平实的生活气息让人沉迷。我们常常焦虑而纠结的心绪,会被这里松弛而百无顾忌的情绪梳理,对于安稳的日常生活抱有的幻想,从里院层层泛出光泽。

  建筑是有记忆的。青岛虽是座年轻城市,但朴实动人的里院作为青岛原生态的建筑,用一种结实的美感,延续着人们的回想。里院已经成为构成青岛影像、传承城市文脉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本地的一批摄影家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把镜头聚焦在里院,并屡屡在平遥国际摄影展获奖,让青岛的市井风情凝固在温暖的画面里。

  正走在加速度之中的青岛,对于本土的人文财富有着种种的考量与打算。与老城区维系着丝丝入扣关联的里院,不会被放逐太久。天马行空地设计着里院回归主流的种种“乌托邦”——偌大的院落干净而简单,老人们已被安置到舒适的地方颐养天年。这里以商业化的面孔示人,但处处是不那么功利、不那么刻意、不那么物质,包裹着新文化氤氲的视觉美感。有时尚的特色酒吧,有个性的创意小店,有随性的青年旅店,有限量的格调餐饮,有前卫的小众画廊……开店的和闲逛的都是迷人的、甚至惊艳的男女,他们期待艳遇、崇尚品质,当然最重要的是热爱生活、皈依里院。

  《青岛美》

  一枚生于斯、长于斯、爱于斯,地道的青岛大嫚,为青岛写的一首诗。

  青岛出版社

相关新闻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