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乐活

寻访故居丨细访老舍故居,细读老舍先生!

2018-04-14 11:46 来源:青岛市市南区旅游局

  临近五月了,偶然翻看了老舍先生一九三七年六月在青岛写下的散文《五月的青岛》,似乎岛城的大街小巷、院落庭院的双樱、海棠,丁香,桃,梨,苹果,藤萝,杜鹃等花卉有的含苞怒放,有的妖冶出墙,应和着老舍先生的生动描述,不由涌动着到“老舍故居”,细读老舍先生的想法。

  小时候住在“老舍故居”附近,经常去捉蟋蟀、打白果、做游戏,给我的印象就是墙体斑驳,独门独院,楼房暗淡,木质楼梯,楼道窄小,住户不少,拥挤不堪,比较凌乱。

  还未改造的“骆驼祥子博物馆”——老舍故居

  那时,不知道这里就是老舍先生的故居,10多年前,偶经这里,脱落的围墙上镶嵌了一块黑色的“老舍故居”的大理石铭牌,才恍然大悟。

  其实,对老舍先生以及他的作品知之不多。只记得阅读过《骆驼祥子》,但却不清楚《骆驼祥子》就是老舍先生在这栋不起眼的楼房里写成并盛名中外的!

  “老舍故居”位于黄县路12号,20世纪20年代建设,建筑面积约400平方米,坐北朝南,是一座“一”字形的砖石结构二层楼房。

  听附近的居民讲,2010年这里经过置换、整修, “老舍故居”精彩变身,建成了由他的名著命名的“骆驼祥子博物馆”,并于2010年5月24日免费对外开放。

  走进故居

  走进老舍

  由故居变为博物馆有两层含义:名人名著,兼容并举。老舍先生之子舒乙先生为此写过一篇文章,“青岛人有眼光,能在老舍故居以文学名著《骆驼祥子》命名成立博物馆,这是个首创。”舒乙说,这个博物馆将成为青岛新的文化名片,具有强烈的文化地标和文化创新性。

  维修后的“老舍故居”外墙齐整,楼体坚实,修旧如初,整个院落散发着老青岛建筑怀旧的气息,翻新的屋顶还是普通的红瓦,原色做旧的木制门窗还是那么原始,整个楼体墙面依旧拉毛抹面还是那么朴实,有点反光的青石板略显现代气息,长高长粗的银杏树略微有些倾斜但枝叶繁茂,尽显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建筑风格和院落布局。

  花岗岩门垛,保持原始面貌,门垛儿右侧悬挂由舒乙先生题写的“骆驼祥子博物馆”木牌,左侧悬挂“老舍、老舍”木牌,端庄肃穆。既保住了“老舍故居”作为文保建筑的历史价值,又提升了其作为博物馆的研究价值,同时也发挥了其旅游、参观和教育的功能。

  楼前正中矗立着老舍先生半身雕塑,相隔5米就是这个院子的第二“主人公”——骆驼祥子与人力车雕像,博物馆的庄重感充实着故居的每个角落。

  院内围墙以陶版画的形式,分别镶嵌着老舍先生作品集锦和《骆驼祥子》连环墙画,记载着《骆驼祥子》的人世起落,人情冷暖,世事无常的生活,使这个不大的院落显现出一种悠久文化的独特韵味。

  尤其是由舒乙先生亲自绘制的“祥子拉车路线图”不仅指点详尽,线路明晰,而且还极具学术价值。未曾进得楼内,便有一股30年代流淌至今的民间文化,使得人们一进院落就感受到老舍先生及其作品的别样魅力。

  院内左侧一间小屋散发着书香,那是“祥子书店”,专售老舍先生的作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作品、专著和衍生品。

  《骆驼祥子》、《四世同堂》、《茶馆》等不同版本的老舍著作书柜排列,供游人自由甄选;与老舍先生相关的明信片、书简、挂件等吸引着无数的眼球和脚步,书店特制的纪念书戳颇受人们喜爱,几乎每位购书的游人都会加盖书戳留作纪念。不足10平米的书店时常成为焦点。

  “老舍故居”主楼2层,阁楼1层。其中,一楼为博物馆主题展区,分为序厅、版本厅、创作厅、艺术厅、青岛厅等部分,集中展示了老舍先生在青岛期间的创作和生活情况。

  走进故居

  文韬武略

  “老舍先生早年喜武,房前宽敞的院子就是他的习武场子。”博物馆工作人员一进门就介绍说。

  在老舍故居(骆驼祥子博物馆)创作厅与过道门厅处摆设着老舍先生习武时使用的刀枪剑棍等兵器,为我们揭示了老舍先生鲜为人知的文学大师的另一面。这些兵器是螳螂拳的后代掌门人孙日成先生捐赠的。

  老舍先生当年武友,青岛一代宗师毛丽泉与老舍先生曾有过一段以武会友的交往,两人在这里的赏析文章、切磋武艺留下了一段佳话,通过这个故事颠覆了老舍在人们眼中“文弱书生”的形象。

  忘年之友吴伯箫对此描述:“他那住房进门的地方,迎面是武器架,罗列着枪刀剑戟,书斋写字台上摊着《骆驼祥子》的初稿,一武一文,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吴伯箫的描述又给出了老舍先生“文武兼备”的形象。

  上世纪30年代,老舍先生从济南迁住青岛,写作之余,练习拳脚,权当休憩。诗人臧克家拜访老舍,一进门被墙上挂满的刀、枪、棍、棒吓了一跳,很惊奇!老舍先生说:“我在锻炼身体。”

  老舍先生夫人胡絜青回忆说:“山东的一些拳师、艺人、人力车夫、小商小贩,也都是他当时的座上客,互相之间无所不谈。他自己也常常耍枪弄棒,练习拳术。”

  1964年,老舍先生率中国作家团去日本访问。一位日本青年听说老舍先生是习武之人,向他请教武艺。65岁的老舍先生婉拒不得,只能接招。没几个回合,小伙子被撂倒在地,众人皆惊。没想到拄着拐杖的文人老舍竟然还有这般力量。在进入展区前,就领略了老舍先生喜文也喜武的英姿。

  走进故居

  精彩书香

  版本厅是第一展室,琳琅满目是给人的第一印象,可谓精彩。之所以精彩就是《骆驼祥子》的繁多版本和广泛传播。橱窗里陈列着30多种60余本《骆驼祥子》国内外的各种版本,包括线装本和“小人书”连环画,还有众多的外国译本,仅日文译本就有7个,尽管未能完全覆盖,但也可能是较为全面的了。其中,不少版本是老舍先生的女儿舒济和儿子舒乙在2010年5月24日开馆时捐赠的。也有日本、韩国等国际友人捐赠的外国版本和台湾友人张立本、刘国林等捐赠的各类版本。货真价实,收藏价值,文献价值,学术价值颇高。

  在展柜中央,一种新书让我眼前一亮,仔细观看,原来是舒济先生2018年2月新近赠送给博物馆2017年巴西出版的葡萄牙语《骆驼祥子》,时隔几十年《骆驼祥子》影响力不减、感染力不减、传播力不减,生活和岁月造就的文学艺术生命不息。

  走进故居

  惊世之作

  创作厅(老舍书房)是先生润笔写作的地方,《骆驼祥子》就是在这件小屋里静静的诞生的,当这部著作走出这间小屋,便成为了不朽名著,在全世界迅速畅销传播,人们也开始真正知晓即将成为文坛巨人的老舍。

  据老舍夫人胡絜青回忆,当年他们一家住在楼下东头,老舍的书房就设在东头背阴的房间里,书桌紧靠着东窗。就是在这里,老舍创作了《骆驼祥子》、《我这一辈子》等作品。

  的确,老舍先生由此走向世界文坛,而这间小屋依然默默无闻,伴随着老舍先生喷发着文学的泉涌。从简便的书桌,排放的笔墨,古朴的台灯,尽致地展现着环境的简朴,先生的勤奋和创作的激情。展室的墙壁上醒目地悬挂着“我怎样写《骆驼祥子》”的牌匾,展露着先生的创作意愿、过程和缘由。

  老舍先生在青岛搬过五次家。初到山大时,老舍先生住在莱芜一路(今登州路),1935年春,便举家搬到了金口二路2号(今金口三路2号乙)一座邻近海滨的小楼居住。1936年老舍从山大辞职专职写作,由于原金口二路的房子常受房东家的扰乱之苦,老舍无法专心写作,再一次搬家,住到了黄县路6号(今黄县路12号)一座德式二层小楼里。

  1936年,老舍先生辞去教职,移居黄县路6号(今黄县路12号),这是一栋两层小楼房,房东住楼上,老舍先生一家住楼下共四间房,两间做卧室,一间做会客室,一间是老舍先生的书房。在这里老舍先生创作了著名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它是老舍先生一生创作中的经典之作,也是我国文学宝库中的珍品。

  1936年创作《骆驼祥子》时拍摄于青岛

  《骆驼祥子》源自于山大一位朋友讲的一个人力车夫“三起三落”的故事,成功塑造了“祥子”这一经典艺术形象。

  可老舍先生是一个文人,怎么捕捉人力车夫的特点的呢?青岛文史学者刘增平介绍说,为了仔细描写人力车夫的衣着、动作、形态以及车子的结构、车把的样式,老舍先生常从黄县路走下坡,向右一拐,到青岛当时的“东方菜市”附近洋车夫扎堆的地方,跟他们聊天,仔细观察人力车的结构和车夫们的形象。

  还有一说,老舍先生很好客,经常会邀请朋友甚至是下层劳工到他家,其中就包括人力车夫,故事的细节也来自于他们。据说,有邻居问老舍先生,这些都是你朋友吗?老舍先生说他们不但是我的朋友,还是我老师。正是由于专心,由于思索的时间长,作为老舍先生职业写作生涯中的第一部小说——《骆驼祥子》一炮而红。

  展厅里陈列的《骆驼祥子》的全部手稿的复印件,使所有观者为之称奇,为之兴奋,手稿不仅保留着先生书法家般的笔触,更记载着先生构思严谨、写作流畅、文采飞扬的创作风格。

  而橱窗里有关《骆驼祥子》的在世故事,令人心潮起伏,幸而有憾,憾而有幸,尽管不是手稿原文,仅是复印件的传奇经历足以让人感到十分珍贵了。

  在展厅的另一展框里展示的“老舍与胡絜青印谱”、“老舍与胡絜青用过的毛笔”、“老舍夫人——胡絜青的花鸟画作品”、老舍先生吊唁傅抱石的真迹、特别是97岁高龄胡絜青去世前所做的最后一幅画作等,都使老舍故居平添了厚重的文化底蕴,再现了老舍先生与夫人恩爱生活、夫妻协力、事业有成的甜蜜而辉煌的岁月。

  1931年暑假与胡絜青结婚(左一)、1946年全家福(右二)

  走进故居

  艺术人生

  在青岛期间,是老舍先生创作的鼎盛时期,艺术厅里展现着老舍先生的艺术成就。

  发表长篇小说有《牛天赐传》、《骆驼祥子》、《选民》、《天书代存》、《小人物自述》五部。

  中篇小说有《我这一辈子》、《新时代的旧悲剧》、《月牙儿》三部。

  短篇小说有《沈二哥加了薪水》、《末一块钱》、《老字号》、《邻居们》、《丁》等二十五篇。

  散文、杂文有《五月的青岛》、《青岛与“山大”》、《青岛与我》等六十篇。

  尚有文学评论和创作经验谈等,如《为(小说》杂志题词》、《老舍创作(广告)》、《读巴金的(电)(书评)》、《我怎样写(二马)》等。

  此外,尚有诗作、译著等。最值得称道的则是老舍的代表作《骆驼祥子》,曾被拍成电影。还有长篇小说《我这一辈子》、中篇小说《月牙儿》也被拍成电影。

  还有《断魂枪》、《上任》、《黑白李》等,分别被收入《蛤藻集》和《樱海集》两本小说集里。

  展厅墙面展示着先生作品排演的话剧和拍摄的电影图片,四台液晶电视里不断播放着《骆驼祥子》话剧等作品供人们现场收听和观看。

  一部超大型触摸式电子书摆放在艺术厅两屋中间,可以在上面任意查找和阅读先生的所有著作,这是一处现代化水平极高的展厅。

  艺术厅里全天候播放着1966年1月先生接受日本NHK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的录音,将近20分钟的声带,老舍先生谈笑风生,但明显地感觉到老舍先生已经深受当时局势的影响,思想与谈论紧扣时代的脉搏,作为跨越两种社会制度的自由作家,已经有了很高的思想境界了。

  “老舍故居”的细心之处体现着感人,老舍先生生前穿过的衣物,被精心折叠陈列在玻璃橱窗内,看上去那么亲切,那么心酸又那么敬佩。

  走进故居

  青岛情缘

  青岛厅展示的“老舍写于青岛的作品”:《月牙儿》、《我这一辈子》、《断魂枪集》、《蛤藻集》等作品,充分展现着青岛对先生文学创作深厚影响。

  老舍辞去了山东大学的教职后,便留在家里专事写作,也借以实现了自己做“职业作家的梦想”。

  在这座德式二层小楼里,老舍先生编定了他的第三部短篇小说集《蛤藻集》,《老字号》、《断魂枪》、《新时代的旧悲剧》等小说就收在这部集子里。

  他在《蛤藻集》的序言中说:“收入此集的六个短篇和一个中篇,都是在青岛写成的,取名‘蛤藻’无非见景生情……读者若能不把它们拾起来再马上送回水中去,像我与小女拾海藻那样,而是像蛤壳似的好歹拿回去,加一番品评,便荣幸非常了。”

  展示窗里一张舒济三岁时在故居院落内玩耍的照片,乖巧地望着镜头,童稚的神情非常可爱;先生写《骆驼祥子》的时候,虽然黄县路很安静,但也避免了面对孩子娇嫃的干扰,还有“小猫”亲昵的侵扰。

  埋头思考并写作的先生,在三岁女儿和淘气的“小猫”走到书桌前,度过稿纸时,对是否满足一个渴望“到公园看猴去!”,一个渴望主人的爱抚的“烦恼”面前,先生当做天伦之乐来享受,这在先生的有关作品中都能够品读出来!

  辞职写作的老舍先生深感做职业作家的滋味并容易也不好受,他在《文艺副产品——孩子们的事情》这篇散文里写了他创作中的甘苦。他说:“自从去年辞去了教职,就拿写稿子挣碗‘饭’吃——‘饭’是吃不上的。除了星期天和闹肚子的时候,天天总动动笔,多少不拘,反正得写点儿。于是家庭里就充满了文艺空气,连小孩们都时候懂得说:‘爸爸写字吧’,文艺产品并没能大量生产,因为只有我这么一架机器。……烟吸过三支,笔还没落到纸上一回,小济过来检阅,见纸白如故就先笑一声,然后说:‘爸爸,怎么没有字呢?’好推动我的脚,脚动,也写不了字。”

  因此,在老舍先生作品中常常有些经过长期回味才能理会的作品,那些语言词句好似超出常理,但又那样现实,平淡优美的句子里寓意着深刻的内涵和情感。

  “绿,鲜绿、浅绿、黄绿、灰绿,各种的绿色,联接着,交错着,变化着,波动着,一直绿到天边,绿到山脚,绿到渔帆的外边去”,这段文字是老舍先生描述大海的。大海能够传播着绿色,这是奇特的,温馨的,他大胆地突破了海的蓝色调,使之更贴近人类,像个闲不住的孩子,有无穷的生命力。

  其实,老舍先生的“大海绿色”是他内心向往的绿色和平,家园安详,生活幸福,大海装满了青山绿色;从另一个方面映射出老舍先生健康向上的生活情趣,老舍先生喜欢花卉青草,不大的院落里栽种的开的花儿,绿的草,生活充满着朝气。

  老舍先生在《老舍自传》第三章《壮岁饱酸辛之青岛篇》中描述:“打完拳,我便去浇花,喜花而不会养,只有天天浇水,以求不亏心。有的花不知好歹,水多就死;有的花,勉强的到时开几朵小花。”

  老舍对青岛是十分热爱的,时常谈到选择居住的地方,在《我的理想家庭》里说:“这个家庭顶好是在北平,其次是成都或青岛。”老舍的理想家庭选址,青岛被列其中,黄县路6号(今12号)是老舍先生和夫人胡絜青念念不忘的。

  《南来以前》与《乱离通信》两篇书信给出了文学与历史的深度见证,为青岛贡献了一部城市备忘录。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老舍仍然想再次赴青岛定居。1944年在《“住”的梦》中说:“我在青岛住过三年,很喜欢它。”

  王统照在《忆老舍》中曾言及,老舍曾委托当时定居在青岛的王统照为其物色过住房,也曾接受过复校后的青岛国立山东大学的聘约,可惜由于赴美国讲学,均未能实现。从此,老舍再也未能重返青岛,这真是一大憾事!

  走进故居

  文学永恒

  “老舍故居”一、二楼之间楼梯的转角处写着“老舍茶馆”的字样,只是出于对建筑本体、消防安全、接待能力的考虑未能对外开放。但“茶馆”的布局却是独特的,当时,在舒乙先生的提议下,二楼房间设有五个具有民国时期特色的茶室,每个茶室都以舒乙先生亲笔题写的老舍的作品集命名,作为文艺沙龙。这五间书名茶室分别是“樱海集”、“蛤藻集”、“月牙集”、“微神集”、“东海集”。

  早年,听剧作家叶楠先生介绍,演艺界三姐妹黄宗江、黄宗英和黄宗洛三人也在此二楼居住,与老舍先生一家是邻居。黄宗江也在文章中写道:“如此说来我就和老舍先生同一旧居了,又何其幸也。”

  老舍工作照

  故居阁楼巧妙地利用了原有的“工”字形房梁,设置了三个富有情趣的日式茶间,既保留了原先的房屋结构,很好地保留了楼体原先的建筑架构和特色,又增加了阁楼的利用率。

  离开博物馆时,到“祥子书店”购买200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骆驼祥子》的精装手稿本,可惜,卖完了。工作人员说,手稿本印数只有3000本,价格52元,很受欢迎,以后还会再版的。本来想作为最好的礼物带回家,很遗憾只能等待再版了。

  作为老舍先生黄金时代的家,作为《骆驼祥子》的诞生地,黄县路12号小楼伴随着这一切。这是以现代文学史为精神的一个有纪念意义的场所,今已辟为骆驼祥子博物馆,是我国第一家以现代文学名著命名的博物馆,但也不要淡忘“老舍故居”的名分。

  老舍先生夫人胡絜青回忆说:“在黄县路居住的这段时间是老舍一生中创作的旺盛时期。”这一年多时间里,老舍先生一家过着极为清贫的生活,胡絜青为照顾两个幼小孩子,也辞去了在市立女中的教职,一家人靠老舍拿稿费糊口。胡絜青再访青岛老舍故居时曾感慨地说:“终生难忘黄县路6号。”

  进一个名人故居爱一个人,入一间房选一本书;观一件文物了解一段历史,这就是“老舍故居”探寻的成果。

  老舍简介

  老舍(1899—1966)现、当代著名作家。原名舒庆春,字舍予,笔名老舍。另有笔名絮青、鸿来、非我等。满族,北京人。老舍生于北京城市贫民家庭,幼年丧父,由母抚养长大。家境贫寒,缺吃少穿,残酷的现实使他幼小的心灵积下了不满,对其后的创作有较大影响。

  他一生共创作了一千多部(篇)作品,写了约计800万字的作品。代表作有:长篇小说《猫城记》、《离婚》、《骆驼祥子》、《四世同堂》等;话剧《龙须沟》、《茶馆》等,散文《济南的冬天》、《趵突泉的欣赏》、《五月的青岛》、《一些印象》、《我的母亲》、《宗月大师》、《养花》等。尤其在长篇小说艺术上贡献巨大,因而与茅盾、巴金一起,被并称为“现代长篇小说的三大高峰”。老舍同时还是一位杰出的散文家,上述散文都已成为现当代散文的经典篇目。老舍的作品多取材于城市下层居民生活、深刻揭露了旧社会的黑暗现实,成功地塑造了各种各样的城市市民形象,并体现出诙谐、幽默、风趣的艺术风格。

  1951年荣获人民艺术家称号。曾任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的老舍是我国享有国际盛名的著名作家,他的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在许多国家出版,国际上出现了老舍研究专家。解放后,他是唯一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