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乐活

每个人的童年里,都有他的歌

2017-11-15 09:11 来源:如是书店
  

  《非凡的改变》第三期,方磊弹着吉他,娓娓唱着改编的《别哭,我最爱的人》。

  现场的观众静静听着,忧伤的旋律在心田静静流淌,像是浪迹天涯的离人倾诉着对回忆的眷恋,轻易勾起听歌人掩藏至深的情感,慢慢沉淀。

  台上的原唱郑智化却已经泪流满面,情绪失控。

  一曲歌罢,年轻点的观众纷纷惊呼,仿佛淘了一件宝贝一样欣喜,这首歌好好听。

  当看到这样一个发福的中年大叔竟然是原唱的时候,多少有些错愕或者好奇。这样的大叔怎能创做出这样的歌?

  方磊唱完后,认真得说:我觉得郑智化老师是最会讲故事的创作歌手。

  这样一句赞美十足的评价,却不足以道尽郑智化身上的传奇。

  90年代,一首《水手》和一首《星星点灯》,唱火大江南北,两岸三地。

  其影响力超越了现在任何的一首神曲,每个大街小巷、点播台、校园里、晚会上、都少不了这首歌。

  尤其是《水手》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的标志,随之而然的郑智化被贴上了“励志歌手”的标签。

  谁能想到一个患有小儿麻痹的人能有多光明的未来呢?

  郑智化的出生就是一场灾难,一个哥哥在他出生前夭折了,算命的却说是郑智化克死的。

  三岁的郑智化得了小儿麻痹,丧失了行走能力。之后多年的药物治疗终于让郑智化有机会站起来了,但是必须一生与拐杖为友。

  病痛折磨的时候,郑智化学习画画,立志当画家。

  后来进了学校,学习成绩一直是坐一望二。上了国中之后,迷恋上了存在主义,从此卡夫卡成为一生的偶像。

  多年后他再谈起童年,平淡又有些得意的表示,小时候他最拿手的三件事就是“追女孩”“做生意”和“打架”。

  后来,因为讨厌穿制服,背书包上学,决定进入台北工专土木工程科就读。

  毕业之后,进入工程公司,又觉得按部就班得打卡生活方式太无聊,于是辞职。

  接着,进入了完全陌生的广告领域。三年以后,广告圈里无人不知郑智化和他的广告作品。

  如果,没有郑智化的一个不知名的同事,华语乐坛将丧失一抹艳丽。

  在广告公司期间,因为给广告客户创作广告歌的时候,被唱片公司老板挖掘,误打误撞开始了自己第一张唱片《老幺的故事》。

  没想到,唱片发行后的成功引起了广告公司同事的嘲讽:“我真的很佩服你能出唱片,更佩服那个敢给你出唱片的公司。”

  被激怒的郑智化,当场写合约,并约赌:十年以内不靠广告赚一分钱。

  这一年,郑智化27岁,时间是1989年。

  不良于行的人,腰杆子出奇得硬,肆意在人生的浪潮中闪转腾挪。

  在上周日《不凡的改变》节目里,郑智化说自己创作《星星点灯》的诱因是因为自己是路痴,找不到路。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歌曲给了多少人向往未来,走下去的勇气。

  这段时间,“马菲组合”演唱的《功守道》主题曲,霸屏了。人们调侃马云粗糙的唱功,爱慕王菲空灵的唱功。

  高晓松说,有人唱的好是老天爷赏饭吃,没法比。

  从这个角度讲,郑智化的声音潜质真的连优秀都算不上,老天爷压根对他闭上了眼。不良于行的人没有好嗓音,又去搞音乐,结果怎样,想想都知道。

  但是郑智化成功了,像个另类,又暗合命运:“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郑智化的歌,是真诚的,都是来自于自己的亲身感触。当初泡澡的时候,写下了水手。儿时的我乍听这首歌,还以为唱歌的人就是水手。

  他不避讳绝望,不回避伤痛,充满力量的词曲和郑智化略带哭腔的声音不知道让多少人在夜半时分听着歌辗转反侧,潸然落泪;带着听众直面伤痛和无奈,然后鼓励他们勇敢走下去。

  他曾在演唱会中直言:大家都知道我的歌影响了一代中国人,我想应该不对,我的歌影响了一代跟我一样,对着生活无奈,失去目标理想的人,大家跟我一样,有点自卑,所以才有在我的歌里有感触。

  除了励志歌手,郑智化还有个标签,那就是人文歌手,同期的还有两个歌手:李宗盛、罗大佑。

  所谓人文,不外乎弘扬真善美,揭露假恶丑,但是现在很多人看到这样的字眼都会发笑,这究竟是悲哀还是心酸。

  没有什么人物不能进入郑智化的歌里,没有什么故事不能爱他的曲子里起舞。

  《堕落天使》是他根据现实中认识的一个风尘女子而写的,这个女人为了爱情,毅然离开了本来很富裕的家庭,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两个人的生活。

  谈到《达奇达奇嘟》:

  

  “这是根据一个孩子的故事改编的,那时候我参加社工,帮助弱势群体,包括达奇这个小孩,他语言学习特别吃力,对我们来讲学习‘嘟’这个单音很简单,他要花上一个礼拜。

  这首歌就是在关心这样的弱势群体。”

  现在的歌,大都是讲爱情,精心打磨的歌词装饰着一个别扭的空间,花哨的演唱技巧把故事变成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越来越少的人关注无奈的生活里那些无奈的故事和正在发生的心酸苦痛。平凡的人们信仰音乐的力量,但是在茫茫的歌曲海洋里,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根稻草。

  那个关注平凡世界,用双拐走路的郑智化显得尤为落寞,也更应该被现在的我们珍藏。

  这个随心所欲的男人,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唱自己喜欢的歌。这个不良于行的人,却是最自由的。

  联想到之前郑智化换行如换鞋,辞职如饮水的经历,喜欢他的人也在惴惴不安:会不会哪天,郑智化也会不唱歌,离开音乐的世界。

  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

  1999年,歌唱事业如日中天的郑智化结婚了,然后消失了。

  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有流言说是郑智化因为一首讽刺政治的《大国民》歌曲,被台湾当局政治囚禁了。

  然而真相却是,郑智化只是转行到了IT行业,退出了音乐圈。

  其实在之前,郑智化就流露出厌倦乐坛的苗头,他写过这么一段话:

  

  我一直是个不称职的艺人。

  我只想做一个埋首创作的词曲作家;或是一个专心演唱的歌者。

  我不想做空洞的偶像;或是到处逢迎谄媚、汲名求利的小丑。

  当谈到“励志歌手”的时候,郑智化直言:腿都成这个样子了,能不励志吗?!谁会希望听一个瘸子唱情歌呢?这样毫不留情的话,戳穿了多少人恭维的脸皮。

  唯一给出的理由是:我不想让女儿知道爸爸唱过歌,因为看不起这个行业。

  2005年,郑智化复出,重返歌坛。原因是女儿想知道爸爸唱歌是什么样子的。

  他就是这样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妥协。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被命运推着跌跌撞撞前进,但是有些人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角色,变得麻木而顺从,不像郑智化,哪怕拄着拐杖踉跄行走,仍然绝不服输。

  在《不凡的改变》里,郑智化直言:我都厌倦了《水手》和《星星点灯》,而最喜欢的《别哭,我最爱的人》却又不敢唱。

  在开头一幕,郑智化情绪崩溃的时候,人们去安慰他。调整情绪后的郑智化认真的说:

  “对往事,要记起来,不要记恨!伤疤是最漂亮的!”

  耳畔又响起那句:“是否记得我骄傲得说,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但愿我们都能不乱与心,不困与情。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